预约理财师
姓  名:
手机号:
所在城市:  --选择省份--
    --选择城市--
我已阅读并同意    《钜派投资用户服务协议》

客服热线 400-021-2428

x

合格投资者认定

钜派投资谨遵基金业协会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贵机构/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请承诺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的条件。

即贵司/阁下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之一:

(一)本机构净资产不低于 1000 万元;

(二)本人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不低于 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本人个人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

立即注册 登录
陆家嘴夜话

【第二十三期“陆家嘴资本夜话” 从三个角度把握理解当今中国社会面临的各方面问题】

2018年11月23日

11月19日晚,“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讲坛第二十三期特邀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微财经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和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刘胜军为到场者做题为“大国博弈、全面改革与经济转型”的主题报告。

 

刘胜军认为要想理解当今中国社会面临的各方面问题,主要从三个角度把握,第一是中美之间的博弈,第二是经济转型,最后一点是全面改革。理解以上三个因素,就可以对中国当今的社会现状进行一个很好的把握。


1542938136(1).jpg


中美之间的博弈


刘胜军说美国对于中国的诉求一共有五点:第一,降低关税。第二,中国应该开放更多行业的准入,比如说汽车行业、金融行业,过去都有很高的股权比例限制,你可以进来,但老外只能做小股东,最多是50对50,这个可能也是中国需要作出的一个改变。第三,需要保证国有企业的竞争中性,也就是说国有企业不能靠不公平的优势在全球攻城霸占。理论上来讲,国有企业因为可以得到大银行的支持,所以在国际收购当中的能力可以说是无限的,这一点让很多西方的企业觉得公平竞争受到挑战,美国对此非常关注。第四,政府和企业的边界一定要划清楚。最后一点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刘胜军认为这五条如果中国真的做了,其实对国家本身没有坏处。更有可能使特朗普政府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最大的神助攻。


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争,中国必须认识到目前面临最大的威胁是泡沫经济的崩溃,以免步日本的后尘。

当美国威胁中国经济增长的时候,中国是通过货币的刺激去稳定增长,还是通过深化改革来稳定国家经济,这两者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这也是中国社会对待贸易战要认识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所在。

 

中国经济的转型


刘胜军认为在过去十年,中国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修高铁,高铁为中国带来了经济和社会的效益。第二个事情,是对互联网的包容,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今天已经在互联网领域有了世界级的企业,看世界互联网市值大的公司,中国占了好几家,这个都和政府对互联网一开始相对宽容的态度是分不开的。第三个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改革,此项改革是能影响中国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一个改革,这一点要有充分的认识。第四个,是2015年经济一度遇到了硬着陆,在该情况下,中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去产能和房地产去库存,效果非常明显。

 

1542938149(1).jpg


改革落地遇到了挑战


刘胜军说中国过去十年,非常依赖于出口,人口的红利,国人的投资,海外的投资和房地产牛市,但是未来这四大动力都已经到了一个极限。我们未来必须靠创新、消费和城镇化,这就是经济转型的实质。经济转型说白了就是怎么样把创新的潜力,消费的潜力,城镇化的潜力激发出来。而所有经济潜力的释放,都依赖于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之所以提出60条336项改革,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创新,促进消费,推动城镇化。如果说改革落实好了,那创新消费和城镇化释放出的潜力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这样一个非常好的改革方案,实施的情况却不乐观,中央在踩油门,部长在挂空档,处长都在踩刹车,改革遇到了很多阻力,特别是官僚集团的阻力。政府不得不继续依赖房地产、凯恩斯主义、国有企业和银行贷款来维持这个经济的增长。这意味着中国社会经济增长的质量越来越低。质量越来越低,意味着风险越来越大。


对于中国今天面临的挑战,刘胜军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解释,就是成功=战略×执行。战略就是你的方向,如果方向错了,你再努力也没有用,如果你的方向对了,但你没有能力去执行,同样是原地踏步。

 

中国的改革是分三部曲的,第一步曲是集权,不集权的结果是政令不出中南海,是过去中央很多政策难以被执行的很重要的原因。从十九大之后,中国的改革进入第二阶段,就是以经济改革为核心。第三阶段才是政治改革,这个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改革是非常艰难的,主要是因为观念的变革和利益的变革都非常的困难。但只要政府改革做好了,中国的经济没有理由不好。